我家的我家的我家的我

温暖的含义

    12月的东京湿冷无比,刚下了一场雨呢。神谷从录音棚走出来,整理了一下围巾,准备回家。和后辈的小野正式在一起已经有了几个月,这几天他一直吵着要搬一起住,也是呢,两人都是从老家来东京工作,都是单身多年,一直一个人住,想要和恋人住在一起也是无可厚非。可是自己有7部10月新番,还有几个固定的旁白工作、要上映的电影吹替工作和3个广播节目,加之正在准备圣诞夜的演唱会,每天忙得团团转,哪有时间找房子搬家。“最近工作很忙啊,你不也很忙么,orepara的武道馆那场演唱会不是在圣诞夜么?等等再说吧。”神谷这么说。于是“是啊就是因为这个圣诞夜都不能和神谷桑在一起了QAQ”收获哭脸大型犬一只。

    今天没有开车,坐出租车到家已是11点半,想着回去还要check明天的台本,神谷付钱下了车,抬头看到家里发出的灯光,他不禁笑了起来,这家伙今天过来了啊。

    进门就看到这个蠢货只穿了条秋裤在厨房跳来跳去,伴随着叮了咣啷的声音,就算是家里空调开得很足,这么穿也是会感冒的啊,神谷扶额。

    听到声音的小野扑了过来“神谷桑你回来啦!请问要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还是wa……”在他发出最后的“tashi”之前,神谷伸手捂住他的嘴阻止了他。

“你能告诉我你身上的秋裤是怎么回事么?”

“妈妈去中国的时候带回来的,神谷桑也有哦,这个超级暖和的是那边的御寒神奇哦牌子叫三枪日语来说就是mutsuyari听起来很酷吧?”

    没能和恋人一起度过圣诞夜的神谷浩史男40岁,在这个冬天感受到了来自恋人的温暖,可喜可贺可喜可贺。

能抵御空调也束手无策的寒冷,三枪内衣!